他是唯一「金曲獎大滿貫」的鬼才,慘遭「雌雄難辨」非議的他捧紅無數人,卻在紅極一時遭遇解散、背叛、被告,他有多慘?

他是唯一「金曲獎大滿貫」的鬼才,慘遭「雌雄難辨」非議的他捧紅無數人,卻在紅極一時遭遇解散、背叛、被告,他有多慘?

歌手當中除了周杰倫估計沒有人能和他比原創;

他原創首首爆火、耳熟能詳,是撬動青春DNA的存在;

他是歌壇「婦女之友」,給天后寫歌都成經典,更是捧紅「四大教主」;

他更是 樂壇唯一一個金曲獎詞曲編大滿貫的歌手

他的聲線極其獨特,嗓音空靈,柔美悠揚,真假音轉換強,氣息穩,能熟練使用不同的共鳴位置,高音飽滿而順滑,低音纏綿而舒暢。

他唱情歌溫柔、唱搖滾爆裂,聲音無論是配合單把樂器還是交響樂團都能做到隨意自然而又不失華彩。

這就是人稱 樂壇「創作鬼才」、「音樂精靈」的吳青峰,蘇打綠的靈魂主唱。

華語樂壇的「寶藏男孩」,更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將歌聲唱進人心里,教你溫柔地推翻世界,成為自己

夾縫中生存的他

人們常說,從地縫中綻放出來的小花,往往都散發著堅韌和芬芳,吳青峰正式如此。

1982年,吳青峰出生于台北的一個普通家庭,上面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可作為家中的老幺并未受到萬千寵愛,反而有著噩夢般的童年。

父親是個脾氣暴躁的人,一言不合就對母親拳打腳踢,母親懷他時,曾被父親打到想跳河自盡,還是在嬸嬸的勸說下,才沒有讓悲劇發生。

自他出生后,父親變得越來越暴躁。吳青峰有一個記事本,每次被打就在上面畫一個叉,被罵就畫一個三角形,平安無事就畫一個圈。

厚厚的一本記錄,根本看不見幾個「圈」,不用說,他與父親的關系非常緊張。

他是唯一「金曲獎大滿貫」的鬼才,慘遭「雌雄難辨」非議的他捧紅無數人,卻在紅極一時遭遇解散、背叛、被告,他有多慘?

媽媽無法忍受,最終選擇失婚,獨自撫養三個孩子,贍養年邁的爺爺奶奶。

在這樣的環境下, 吳青峰自然變得孤僻、不善言談、自卑、敏感

好在吳青峰從小酷愛音樂,尤其喜歡古典樂,經常去逛唱片店,還會去圖書館找歌曲的解說稿,去了解音樂到底在講什麼,偶爾也會玩樂器,音樂成了他排解情緒的出口。

上了國中后,由于嗓音尖細和身材瘦弱經常被同學嘲笑和排擠:

娘娘腔、人妖、不男不女……各種惡評鋪天蓋地,讓本來內向的他變得更靦腆、更沉默,甚至連麥當勞都不敢去,因為需要跟服務員說話才能點餐。

初二那年,姐姐給了她一張王菲的 專輯《天空》,他便無可救藥的愛上了流行音樂,每天幾乎要聽十幾遍。

由于不敢當眾演出,參加學校的歌唱比賽時,總是默默給他人伴奏。

直到高三才鼓起勇氣自己參加,獨唱了蔡健雅的一首

《紀念》獲得了獨唱組的冠軍。

他還嘗試自己創作寫歌,在畢業前的一個月,寫出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首歌 《窺》,獲得了創作組的第一名。

20年后,這首歌又被吳青峰重新制作,帶著藍調和大樂隊的搖擺,輕快悅耳,不僅好聽,還讓歌迷們感受到了吳青峰「褪去青澀的那份成熟」。

高三畢業前,他相繼創作了《遲到千年》、《后悔莫及》等9首歌,他的創作才能開始慢慢發芽,這也為他日后成為創作型歌手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2000年,吳青峰考上了台灣政治大學中文系。

為了追求音樂,不停地參加校園歌手大賽,獨唱、合唱、創作他都參加過,并且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隨之而來的惡評、慢慢繼續向他席卷而來。

大二那年,他抑郁了,整天把自己關在宿舍,不出門,不跟人接觸,幾乎將自己封閉了起來。

直到有一天,好友馨儀硬是拖著他去參加「春天吶喊音樂祭」。

在去音樂祭的路上,他透過車窗看到了遠處的海,腦子里突然浮現出一群飛魚在海面上跳來跳去的樣子,瞬間醍醐灌頂,為了這些流言蜚語而抑郁實在不值得。

是魚就一定要游泳

之后的人生,更像「飛魚」一樣,專注做「自己」,努力為著夢想而拼搏。

成也「蘇打綠」敗也「蘇打綠」

2001年,吳青峰19歲,為了挑戰學校最出名的「金旋音樂獎」,與好友謝馨儀等人組建了自己的樂隊,取名 「蘇打綠」。憑借一首之前創作的《窺》,拿下了此次比賽的「最佳人氣獎」,之后的樂團到處演出,在校園的名氣也越來越大。

後來他們決定畢業前再進行一次巡演就準備解散樂團,各奔前程。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注定,這次巡演中,吳青峰獨特的嗓音,出色的音樂才華引起了 知名制作人林暐哲的關注。演出結束后他當即 與蘇打綠簽約

林暐哲很惜才,他并未對吳青峰的音樂做任何改動,給予了樂團最大的創作自由,甚至賣掉房子支持他們出道。

2004年,蘇打綠作為獨立樂團,正式出道。

出道后便推出了第一張專輯

《空氣中的試聽與幻覺》

2006年, 第二張專輯《小宇宙》讓蘇打綠瞬間出現在大眾視野中,憑借這張專輯將金曲獎的三項大獎收入囊中。

那首很多歌手拒絕的《小情歌》更是火遍了大街小巷,將吳青峰的事業推向了頂峰。

「你知道,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我會給你懷抱;受不了,看見你背影來到,寫下我,度秒如年難捱的離騷。」

這句歌詞仿佛藏在心底最深處的語言,滿含真誠柔軟,在情之所至時筆直地朝那個人飛去。而當人們聽這首歌時,這樣的真摯與愛意又筆直地朝自己飛來,溫溫和和地將人環繞其中。

樂隊火了,人出名了,但爭議和質疑也越來越多:

有人認為他的音樂天賦和嗓音是「老天爺賞飯吃」,也有人認為他的聲音「雌雄難辨」,不男不女,但吳青峰都沒有做任何解釋和反駁。

他認為:人一定會成長,一定會越來越成熟,對于自己和樂隊來說,只有做更好的音樂才能說服一切,這一點永遠不會改變。

這個聲音清亮婉轉的男生開始被更多人關注,人們也開始慢慢了解他的音樂才華。

一年后,吳青峰還推出了第三張專輯《無與倫比的美麗》,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之后更是登上了台北小巨蛋,成為了台灣樂壇第一位以獨立音樂人身份唱進小巨蛋的樂團。

是金曲獎歷史上第一位最佳作詞、作曲、編曲大滿貫獲得者。

自此,吳青峰這個名字,開始頻繁出現在許多前輩的音樂里, 張惠妹的《掉了》,徐佳瑩的《樂團》、楊丞琳的《帶我走》……

那幾年,蘇打綠的發展勢頭很猛,成為台灣樂壇第一樂團,但畢竟人紅是非多。

2013年,吳青峰在微博曬出與友人的親密照時,還被網友亂猜測,一些網友還專門截取了吳青峰與該同性友人互動的微博,傳他疑似出柜,不過吳青峰立刻作出回應,并稱網友的猜測堪稱科幻小說。

同年,在吳青峰不知情的情況下, 林暐哲為了利益最大化偷偷將蘇打綠注冊了商標,他有了想解散蘇打綠的想法

吳青峰又對他很信任, 當初簽約的時候就有一個條件:他創作的所有曲目都歸林暐哲所有

2016年,在 第27屆台灣金曲獎

頒獎晚會上, 蘇打綠憑借專輯《冬•末了》橫掃最佳國語專輯獎、最佳樂團獎、最佳編曲人獎等5項大獎。

但在慶功宴上,制作人林暐哲卻突然宣布「蘇打綠秀休團」,瞬間輿論嘩然。後來才得知, 林暐哲只想做吳青峰一個人

那以后,林暐哲與吳青峰在音樂創作等方面的理念開始出現分歧,兩人的矛盾也越來越多,于是 2018年10月,吳青峰提出了解約

然而, 林暐哲再次在吳青峰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未來3年35首歌曲的版權賣給了其他公司,將吳青峰創作的近300首歌曲私自發行或簽約,由此帶來了近1億的利潤。

但這一切吳青峰并未追究,甚至後來對簿公堂,吳青峰仍然在微博發表聲明:沒有合作,還是家人。

畢竟林暐哲是發掘他的「伯樂」,也是他的恩師。

了解吳青峰的人都知道 他細膩、敏感、感性,他獨一無二的天賦卻被輿論惡意扭曲成「女性化」,再加上獨特的聲線,必然是非議不斷。

但好在那個曾經在夾縫中尋找光亮的吳青峰,一次一次抵抗住了暴力,用音樂證明了他自己,也用堅韌和勇敢證明了 溫柔不是脆弱不是「娘」,而是一種堅韌而不可忽視的力量。

世界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成為自己的橄欖樹

讓吳青峰有所觸動,想要做出改變的是 齊豫的演唱會

現場齊豫在唱《橄欖樹》之前說: 「在成為別人的橄欖樹之前,先要成為自己的橄欖樹。」

于是他開始嘗試改變,接受了一些音樂類節目的邀約。

2018年5月,吳青峰加盟了《明日之子》第二季,節目中的他沒有一點明星架子,反而為人十分溫柔。

有選手忘記了他的名字,與其他老師都正常問好,唯獨到了吳青峰這卡住了,看著選手緊張懊惱的樣子,他趕忙接一句 「叫我峰峰就可以。」

這麼溫和接地氣的吳青峰誰能不愛?

可在面對自己的學員團滅時,他不由得情緒失控大哭,他害怕自己的名氣不夠大,影響那些優秀的孩子。

那時的他還是有些敏感脆弱,躊躇不前,反反復復,但他已經邁出了「改變」的第一步。

緊接著,2019年,吳青峰又以歌手、串場主持的身份登上了 湖南衛視《歌手》節目的舞台。

在翻唱 《那些花兒》時,吳青峰再次遭到了質疑,多數網友說他不適合唱這首歌,唱得太難聽了……

但吳青峰的回答是: 「我喜歡,我想唱,就這麼簡單!」

他跟以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在歌手舞台上演繹的 《起風了》更是成為當年的熱門單曲,飆升至榜單熱門歌曲第一位。

很少袒露內心的他,在《歌手》的舞台主動提起了父親,因童年的經歷,與父親關系緊張,大學后很少回過家,幾乎與父親斷了聯系。

家人告訴他,父親有偷偷去看他的光盤視訊,被發現后還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父親病重時,吳青峰也陪著去醫院。

那段時間,父親會突然懺悔以前的一些事,這是令吳青峰沒有想到的。

許多連他自己都忘了的事情,爸爸都還記得,并且深感內疚痛苦,那一刻,他心里五味雜陳。

于是,他唱了一首《我們》送給父親,然后對觀眾說: 「希望聽到這首歌的人,都能與過往的自己和遺憾,握手言和。」

他真的徹底蛻變了。

參加歌手期間吳青峰還以個人solo身份推出了新歌《蜂鳥》,這首歌正像是在訴說著他自己的故事。

「這樣的鳥,憑什麼成為找到光的英雄?但人們不知道……他總在自身與世界的不斷磨損中,想辦法與生命平衡相處。」

即使像一只小小的蜂鳥,也可以跨越萬千阻礙,實現夢想,成為自己的光,成為別人的光。這首歌就像是在述說夾縫中生存的自己。

就連坐在電視機前看到節目的媽媽都說: 「兒子像變了個人似的。」

2019年9月,吳青峰第一次發布自己的 個人專輯《太空人》,更讓人眼前一亮,震撼了觀眾的內心。

在這個專輯中,吳青峰加入了豐富的弦樂、打擊樂以及合成器等音樂元素,不同于以往以樂團為主的創作理念,這次的專輯更多的是向大家展示了吳青峰對自我的探索。

憑借這張專輯獲得 第31屆台灣 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同年,還獲得了 第26屆東方風云榜音樂盛典亞洲創作歌手獎、港台地區最佳男歌手獎,其中, 歌曲《寶貝兒》也獲得了 原創影視歌曲獎

這一年,對于吳青峰來說是特別的一年,很顯然,他已經撫平了心理的傷疤,摘除了多年的脆弱敏感,開啟了人生的新篇章。

之后的他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相繼發行 《一直到黎明》、《費洛蒙小姐》、《歌頌者》等多個單曲,音樂大獎拿到手軟,綜藝節目更是一個接一個的……

儼然是一個「音樂打工人」,累并快樂著。

與此同時,團體 「蘇打綠」也迎來了春天

2024年,吳青峰和蘇打綠又開啟了新的征程—舉辦 蘇打綠《二十年一刻》巡回演唱會

不難發現,他從音樂中尋找到了光,他讓歌生了根,而歌帶給他力量,讓他的人生有了坐標和方向。

#吳青峰結婚 #吳青峰戀情 #吳青峰政治立場 #吳青峰住哪 #吳青峰家人 #吳青峰姊姊 #吳青峰 #吳青峰老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回到最上面